歡迎訪問三臺新聞網!

[設為首頁] [加入收藏]

我的位置: 首頁 - 魅力梓州 - 梓州文化

【琴泉平臺】花圈飄帶

時間:2016-03-24來源:琴泉微信公眾平臺作者:王真波
分享:

【作者簡歷】王真波,資深傳媒人,作家,已發文300余萬字。曾就讀于魯迅文學院和湖南毛澤東文學院,現為楚風文學季刊執行總編輯兼主編,人民安全網總編輯,納稅人報社組版編輯,主任編輯。

方便面漲價了,雞蛋漲價了,蘿卜白菜漲價了,襪子鞋子漲價了,房子漲價了,車子漲價了……除了工資,身邊一切都漲價了,但是我們依然要堅持,要堅強的活著,因為墓地也漲了。四楞子嘆道。

呆在家里兩個星期,四楞子實在弊不住了。嗨,咱鎮川水泥廠一向紅紅火火,可不知咋搞的,今年突然市場皮軟,幾百萬噸水泥突然無人問津,幾百名職工的工資到月底還沒有著落,可能是受到亞洲金融風暴的影響吧,四楞子想。廠里精減人員,他原以為同王廠長是哥們,壓根兒沒想到會被“精減”掉。

四楞子下崗后,開頭幾天總是大罵王廠長的祖宗八代,要操他娘,后來也就不罵了,這是因為他知道光是罵是解決不了問題的。后來,不知他從那里弄來了一輛三輪車。四楞子雄心勃勃的,可是還沒有開上幾天,這個部門那個部門就找上門來。四楞子錢還沒賺上,就因交不起這個費那個費的便停了,他只好呆在家里。可是呆在家里,堂客每天一撂攤回就罵他“窩囊廢”。日他媽的,人在屋檐下,就是被人欺,堂客也看不起我了。四楞子就想到街頭散散心。

四楞子漫不經心地在大街小巷溜達,他真希望天上掉下一個燒餅來。是啊,四楞子堂客所在的縣織布廠,一年前就倒閉了。為了掙點錢養家糊口,她只好在縣電影院門前擺了個水果攤。這樣,四楞子早晨就只好委屈吃堂客賣梨的爛蘋果、梨子。雖說是兩個爛蘋果、梨子之類的東西,可對四楞子來說,也夠麻煩的。他牙不好,蘋果、梨子吃到嘴里不舒服,就用牙簽剔。這牙也他媽的真欺人,越窮越來事,有回四楞子疼得直哼哼,上攤才買來三粒丸呢,全是他媽的假冒偽劣。要他退錢,不退,老子就到消費者協會告他!四楞子憤懣地說。

那邊弄子里傳來爆豆子般的鞭炮聲,還有鼓樂。四楞子掀了掀鼻子,聽說有人死了,就鉆進弄子里去看。四楞子不看則罷,看了他就抽了口冷氣。那棟頭上掛著國徽的辦公樓的會議室,如今成了悼唁廳,花圈花花綠綠的撂滿一大溜,怕有百十來個,那花圈上的紙帶一飄一飄的,很是好看著哩。掛在鋼筋上的祭幛,一袋一袋的,不計其數,就像舊時大戶人家冬天烘烤臘肉。喲,好不熱鬧,怕是死了個縣長吧。四楞子便去看卜(訃)告,上面說邱山烈士。四楞子便咪味笑了起來,說什么雞巴烈士,現在是什么年代了,還搞那一套。嗨,這不是鳩山嗎?八格亞路!真他媽是個太君!四楞子哼起李玉和的臺詞來:鳩山社員(設宴)和我交明友。嘿嘿!真他媽是個太君!四楞子自言自語。

“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”那年,四楞子初中畢業,便到了本縣的楊家灣插隊落戶。春節期間,公社知青辦聯歡晚會,四楞子他們知青點排演《紅燈記》,四楞子扮的是鳩山,可他上去就怯場。總共設宴招待李玉和的兩句臺詞,四楞子就是老念得結結巴巴,老是把“設宴”念成“社員”(至今還是這樣),后來被知青辦的邱主任打了一巴掌。想不到這一巴掌打下去,四楞子倒背下了整個劇本。四楞子每每想起這些,覺得當時真有趣。

啥子鳩山,叫邱山,是縣政府副調研員,他原來在知青辦工作過哩。據說他為解救水泥廠王廠長那被綁票的兒子,被歹徒一刀通死的。骨灰盒剛從市殯儀倌接來哩。旁邊有人插話。

啊,原來是那邱主任,咱們過去還是同事呢。四楞子接下話來。媽的,姓王的那小子可不是個東西,綁得好,四楞子心里想。

丁字街口,四楞子進了一家叫殯葬服務中心的店子,見里面最大的花圈比邱山的還要小,站柜臺的姑娘在做健美操。

這是一個牛高馬大的女郎。四楞子便盯著人家那兩條腿,目不轉睛地看。那女郎立刻不跳了,沉下臉說,看什么,看!

我看你襪子上有個眼。四楞子不好意思地說。

女郎一低頭,果然大腿內側襪子上有個麻雀蛋大的洞露出白花花的肉,便哭笑不得,說你這個人,眼睛咋不放規矩點,就瞅姑娘家……

四楞子抬杠,小姐,我咋個不規矩了?他見對方不再說話,才得意地問花圈多少錢一個。

五十八塊,女郎回答。

幾張紙,這么貴!

這是精品呢,哈貴!你去歌舞廳點首歌,給唱歌小姐獻首歌,就是二十塊,還是塑料花,那才貴呢!

不就是寄托哀思嗎?死人還要啥子精品?四楞子便笑說。

出殯那天,四楞子大清早就駕著三輪車朝縣政府機關大院趕。

俗話說得好,人死飯甄開,不請自人來。沒交費怎么著,老子今天給縣政府的送葬,有種的你就來。四楞子一邊罵一邊駕著三輪車,心里這樣想著。

來到丁字街口,四楞子看見前面是藍鳥、伏爾加、桑塔納什么的,就知道是各部委辦局前來送葬的車隊,他便很不謙虛地直往中間插。那些雞巴司機痛心他們的高級轎車,就趕緊讓,老子便插隊了。四楞子心里好笑。

一會兒,有人編號掛白花,四楞子編的是“68”,“68”六發嘛,四楞子暗自高興。

開飯了,吃了好上山!四楞子隨著那些比縣長、局長還牛的司機入了司機席。一些司機見不知從哪里拱出了這個酸不溜秋的雜毛,很是掃心,便扒兩口飯就走。

走你娘的吧,老子一個人來!四楞子樂得敞開肚皮,用勁脹。菜多,怎么也脹不完。四楞子看這么一碗碗的雞鴨魚肉,就這么手腕一翻嘩啦倒進桶,很是痛心。他后悔為啥沒有多帶幾個食品袋來打包回家。能裝上幾袋子回家,也省得幾個星期上街買菜嘛!嗨,下他媽的瘟崗,老子每月就是那一百八十塊的生活費,還想吃肉?維生素倒是不缺,就是天天被堂客買不完的爛蘋果脹得拉肚子。

四楞子吃完飯,便坐在三輪車上邊剔邊等。不一會兒,便有幾個管事的來給掛了白花的車發東西。日他娘的,真大方,一百多塊錢呢,天天有當官的死才好!四楞子一樂,便忙把手套,白花戴了,毛巾也圍在勃子上。政府的客氣,得讓大伙看見才熱鬧。他自言自語。

出殯了,大車小車一齊滾動,四楞子的車沒有人坐,說哪個單位安排這么個破雞巴玩意來出政府的洋像。四楞子假裝沒有聽見,只顧啪啪跟著走。走了一陣,便出了縣城,上了一個小山崗,前面的靈車小車全停了,骨灰盒被卸下由一個人抱著,爆竹便拚命地放,鼓樂便使勁地吹,家屬便放肆地哭。那堆花圈便一個接一個像花花綠綠的龍,花圈上的飄帶像龍爪隨風舞動,好看極了。不一會兒,送葬的隊伍便浩浩上當上了山。四楞子找人問了問,便把白花往上山邊的刺篷里一塞,一路啪啪開到村長坪里,在車上打瞌睡。

送葬的隊伍卸下骨灰盒,又吹吹打打浩浩蕩蕩一路威風走了。四楞子這上山,把村長拉到一旁,說愿意將手里的這條精白沙兌這些花圈。

烈土的東西你也要?

在山上白爛了,不如讓它回籠。四楞子答道。

村長同葬墳的一合計,都覺得這是天上掉下來的燒餅。于是,連烈士也暫時不理了,都來幫四楞子摘下花圈上的那些飄帶。花圈簡直多得不得了,四楞子出了幾聲大汗,足足跑了四趟才拖完。

晚上,四楞子的堂客賣水果歸來,看見滿屋子花圈像死了人,四楞子還有錢喝酒,氣不打一處來:你這狗日的瘟豬子,哪里弄回來這些晦氣,你爹娘死了也不用這么多。她邊說邊擰四楞子的耳朵。

四楞子神氣了,竟敢和堂客頂起來:你曉得個雞巴毛,還不到十塊錢一個呢。晚上好好補補,咱明天去租個門面,你狗日的座店,老子去找業務。我就不信,別人他媽的五十八塊,老子就三十五塊,還不賺得脹死你這個蠢豬婆!

 《琴泉》平臺微信號:stzx123456789;

《作家洪與》平臺微信號:hongyupt

友情鏈接

本網手機閱讀

梓間快報微信

回到頂部
腾讯围棋手机版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