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三臺新聞網!

[設為首頁] [加入收藏]

我的位置: 首頁 - 魅力梓州 - 梓州文化

【琴泉平臺】茶事

時間:2016-03-22來源:琴泉微信公眾平臺作者:柴玉蕓
分享:

【作者簡介】柴玉蕓,甘肅省作協會員。其詩詞、散文、小說散見于《中華詩詞》、《詩詞界》、《當代詩詞》、《北方文學》、《中國文學》等。

我不太懂茶,所以喝茶也是隨性的,但卻也有一次為茶傾倒的經歷。

那茶叫“女兒茶”。是二零零二年我去黃山玩時買的。

買茶的心情其實很大眾化,因為到產茶的地方旅游了嘛,怎么也得帶點茶回來啊。于是就去路邊的一個茶葉店挑茶。可是茶葉琳瑯滿目,選哪種好呢?這個拈拈,那個摸摸,最后終于被這個漂亮的名字吸引了。

可是你知道的,名好未必茶好啊。就如人,有的人粗壯有力卻叫一個婉約的名字,有的人清俊秀麗卻有一個奔放的代號。可是我不管,一口氣就買了一大罐子。沒有想到的是,拿回來一試,居然很好喝。

于是,每天喝,一天也不落下,著了魔似的。

那罐茶我記得我整整喝了半年。

后來,茶沒了。喝茶的興趣也隨之消失,這也真是奇怪的事情。

但朋友中卻有喝茶極講究的。

有一個朋友外出就餐必自帶茶葉。

那樣一個外表粗糙的人,款款地從包里掏出一些包裝精致的小袋子,里面裝了據說從這里那里捎來的新茶,給每人的杯里倒上一點,然后親自往杯里注入剛剛沒過茶葉的開水,然后說,等等啊,等等啊。于是我們就等,等到杯底碧綠蕩漾了,他才又提起壺來再加水。加滿一杯說一聲,可以喝了。再加滿一杯又說一聲,可以喝了。

這是身邊的朋友。

還有一個南方的博友有一天他在博文里寫道:“初春在梅枝上收了一些雪水,盛在罐子里埋在樹底下一直舍不得拿出來,至到今日得了這些雀舌,才啟出來,試著沏一壺茶來消署。”

讀罷這一段,心下憾然了很久。從前還以為像這樣喝茶的情節只存在于古書中呢,原來現實生活中也有。

再想又覺得也有理。

煙雨江南本就是容易滋生出溫婉雅致的地方,所以有這么幾個如同古賢人似的雅士也并不奇怪。

而與南方人雅致相比,我們甘肅人喝茶卻更有地域特色。

比如我們會在吃著大鹵面,吃著鹵豬肉的同時,來上一大杯甜付茶,這叫“三套車”。隴東一帶的人們則喝一種叫“罐罐茶”的茶。雖然我并不曾親嘗過這種茶的味道,但是據說當地許多人卻喝“罐罐茶”喝得上癮。

《紅樓夢》里,妙玉請黛玉、寶釵、寶玉品茶,調笑寶玉說,“豈不聞一杯為品,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,三杯就是飲牛飲騾的了。”

如果以這個標準來衡量,大多數時候我們都算是“牛飲”。可是這又如何?高興了約上三五好友,去茶樓喝上一壺。幾十元也好,幾百元也好,圖得是大家在一起的樂趣。

《琴泉》平臺微信號:stzx123456789;

《作家洪與》平臺微信號:hongyupt

友情鏈接

本網手機閱讀

梓間快報微信

回到頂部
腾讯围棋手机版官网